《子曰德鲁克》第三十一讲 信仰摆脱绝望

08-15 06:31 首页 德鲁克创新工坊


信仰能够摆脱绝望
前文谈及人的不完美性,如何解决?克尔凯郭尔和德鲁克的方法是:信仰是能够治愈这种意识所带来的绝望唯一的良药。

德鲁克所持的基督教信仰认为一个由众多容易犯错的被创造物组织成的世界是不完美的,这一观念贯穿了他的管理理念和社会分析。尽管很多人批评他过于理想主义化,在关于人的能力的评价上显得过于天真,德鲁克给组织和社会所开出的药方则经常包含这样一些建议:约束权力的滥用或者将卑劣的人类本性引导到正面的方向上去。确实,他几乎总是假定他所描绘的组织中的人能够理解自己“即负有责任又理应自由”,能够理解并尊重权威与秩序。但是,德鲁克也清楚地意识到任何一个人类制度内在的缺陷。

1939年《经济人的末日》一书的整个前提就是围绕着信仰在现代社会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当人们丧失了信仰之后究竟会发生些什么。对于德鲁克来说,正是克尔凯郭尔所看到的信仰危机造成了极权主义的兴起。德鲁克深信信仰是克服现代工业社会产生的绝望情绪的唯一途径,他在书中写道:“由于有了信仰,个体就变得与世相通了,不再与他人隔绝,变得有意义了,变成绝对的了;由于有了信仰,才有真实的伦理。正是由于有了信仰,社会中的存在就像真正的慈善所里的存在一样,也变得有意义了。”

在德鲁克关于管理的愿景中,他把人本身看做是有缺陷的,但同时他对人类的潜能怀有强烈的信仰。为了建立一个由管理得当的组织所构成的社会,人们必须相信人的能力,相信人能够自己找到正确的方向,采取合适的行动,所以他才会说,管理不是在管理人而是在引导人。

马恰列洛教授认为,德鲁克的愿景中存在一种内在的张力:如果人们坚信人总是倾向于犯错,而组织则需要设计成对人们不可避免地滥用权力这一点进行严密防范的样子,那么再想保持对人的信任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要摆脱这样的张力,克尔凯郭尔的解决方案是对上帝的信仰,而对于德鲁克来说,解决方案则是对于“自由和个体”的更为世俗化的信仰。

儒家关于信仰的态度是什么,在了解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在此首先要谈的第一件事是,儒家是否是一个宗教?

北京孔庙位于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为中国元、明、清三朝祭祀孔子的场所,与南京夫子庙、吉林孔庙和曲阜文庙并称为中国四大文庙。始建于元大德六年(1302),大德十年(1306)建成,明永乐九年(1411)重建。
儒家是宗教吗?
根据台湾辅仁大学傅佩荣教授的观点,最早把儒家学说称之为儒教的是进入中国的早期西方传教士,因为儒家学说在中国深入人心,严重影响了这些传教士在中国的传教事业,因此,他们把儒家学说视为他们传教事业的最大对手,儒家学说因而也被他们称为儒教。由此产生了后来的“中国礼仪之争”。传教士当年翻译了大量中国古代经典,传到欧洲后,儒教的观念在部分欧洲学者那里也被接受。以后,欧洲的这些思想又出口转内销地回到中国,在全盘西化的思潮下,被一些中国人接受,儒家学说好像真的就成了儒教。

接着我们看看成为宗教的五个条件:教义、仪式、戒律、传教团体、学理。

第一,教义。宗教的教义是不谈条件的,直接宣布真理,没有任何商量妥协的余地,不跟你讨论验证。教义说的是生前死后理性无法判定的真理,宗教有一个门槛就是信才能进来,对于宗教只有信或者不信,没有介乎两者之间的说法。

第二,仪式。仪式包括一切有形可见的礼仪,宗教的仪式不是凭空塑造的,任何仪式背后都是神话的传统,神话就是用神的故事来说明许多奥秘,仪式则是把神话演出来,仪式可以助人回归原点,活出新的生命。仪式是要定期举行。

第三,戒律。戒律分三个层次,法律、道德要求、起心动念。法律只能判决一个人外在的的行为;道德要求的特色是一定要由内而发;宗教所讲的戒律要求是起心动念,只要有念头就等于做了。

第四,传教团体。宗教中的传教团体所负责的是研究及宣传教义、执行仪式,以及督导各种戒律,传教团体需要经过严谨的训练。

第五,学理。宗教还需要具备合乎理性解释的部分,否则无法传扬与推广,也无法与不同背景的人沟通。这一部分称为学理。

以这样的标准来看,儒家当然不能归为宗教。美国学者亨廷顿认为21世纪是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教文明和儒家文明三大文明对抗的世纪。事实上,他所说的对抗是政治学的对抗,而儒家所讲的文明是没有必要对抗的,“君子和而不同”,孔子的思想是具有整合性的,能够包容的。儒家讲人情世故,讲爱是有差等的,这是对的,合乎人性真正的要求,因此,儒家思想不是宗教而是一种哲学,但是儒家具有宗教情操,内心永远会有向上突破的动力。

孔子的信仰
孔子的信仰是什么?,我们来看《论语》中的线索,有一次,王孙贾请教孔子,“与其讨好尊贵的奥神,不如讨好当令的灶神”,这句话什么意思?孔子说,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得罪了天,就没有地方可以献上祷告了。(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论语·八佾第三》)还有一次,孔子应邀与南子相见,子路对此很不高兴。孔子发誓说,我如果做得不对的话,让天来厌弃我吧,让天来厌弃我吧。(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论语·雍也第六》)整部《论语》里面,孔子发誓只有这一次,从发誓里面就可以看到一个人的信念,而孔子是相信天的。
由此可见,孔子的信仰当然就是“天”了,这个信仰曾让孔子在最坚难的时候摆脱绝望,在《论语·述而第七》中,孔子说,天是我这一生德行的来源,桓魋又能对我怎么样?( 子曰:“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

 一个人有信仰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人生命总是会结束,如果生命结束就统统消失的话,你这一生奋斗所为何来。对孔子来说的话,当他面对人生重大的关键的时候,他就要思考到底人生的意义何在。一个人只有面对死亡的时候,才会真诚地说出内心的信仰。这个信仰就使得孔子相信,人死了之后可以得到适当的报应。孔子不是宗教家,但是他个人有深刻的信仰,这个信仰对他来说不是要逃避现实的责任,而是使他更勇敢地去承担现实世界的责任。我们同样可以把此做为儒家关于信仰的基本态度。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孔子创立的儒家思想虽不是宗教,却拥有了宗教情操,中国的知识分子并不信仰天主教,也没有宗教信仰,却具有很高的道德修养,这在西方世界看来虽是不可思议的,却可以看做是人类共同的价值所在,因为唯有信仰才让社会充满希望。

做为儒家思想起源的孔子是如此,做为现代管理学创始人的德鲁克同样如此。

彭信之
老者安之 朋友信之 少者怀之
北京彼得·德鲁克管理学院(DA)资深讲师、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创新研究院特聘专家、深圳骐骥资本联合创始人、国内多家主流财经媒体特约撰稿人。

十五年企业管理及创业经历,长期从事德鲁克管理思想的研究与教学。师从国学导师傅佩荣先生,对儒学经典亦有深入研究。培训真诚感人,语言幽默风趣,条理清晰,层次分明,使听者不倦,相悦以解。




首页 - 德鲁克创新工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