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 | 你厌恶现在的圈子,那就努力跳出去

08-20 08:30 首页 人民网


01



  一个男读者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让我给他评评理。


  他跟两个哥们打牌,忙活一晚上,要结账了,一个输给他6块8,另一个输给他5块2,5块2的那哥们要求“抹个零”,他犹豫了一下,同意了,于是收了5块,6块8的一看你能给他抹也得给我抹吧,说也“抹个零”吧,想给他6块,这下他不同意,还兴致勃勃地给这哥们讲了四舍五入的道理。


  结果这哥们黑着脸转了他6块8后,扔下一句“你这人真能算计”后提着衣服就走了。


  这男读者就为这事儿郁闷了一晚上。


  他不明白。


  自己为什么会因为几毛钱的小账被人说得这么里外不是人,而且平常他对这两个哥们挺照顾的,经常会主动请他们吃饭,明明他们想少给自己钱,却说他“能算计”。


  我听完后其实有点哭笑不得。


  几个大男人竟然为了几毛钱的账翻脸了,不觉得这日子过得有些悲凉吗?还在这纠结什么谁对谁错?


  这有什么好讨论的?


  你厌恶现在的圈子,那就努力跳出去。


02



  在一家报社当实习生的时候,被邀请去一个村里报道一个舞台节目。


  刚找小马扎坐定,一个大爷凑过来,小声问我:“闺女,你是记者不?”


  我一下来了精神,血气方刚地说:“我是,大爷,您有事儿啊?”


  大爷眼睛里一下亮了起来,眼神示意我借一步说话。


  我当然不能错过这个大有作为的好机会,目测肯定有大料!屁颠颠地就随大爷去了距离舞台20米开外的洋槐树下。


  大爷有冤情,故事是这样的。


  他家有个闺女,瘫了,三年前上边有人下来视察,村干部在电视台的摄像机下表演了一场送温暖活动,送来了20斤面粉,他还挺高兴的,结果电视台的人一走,面粉又被村干部抬走了,说这就是个道具,不是真给他家的,他没辙,这事儿也就没再声张。


  两年前,上边又有人来视察了,这次可能是个大官吧,说他家好像符合一个什么政策,每年可以拿到几百块的补助,具体多少他也不知道,但反正头一年村干部真按月给了他几百块钱,可发了一年后,村干部就告诉他,政策取消了,以后这个钱没了。


  可有人偷着跟他说,这钱其实是村干部偷着留下私吞了。


  大爷抹着眼泪说,家里老伴早就没了,他家这个条件只能是他一边去劳务市场出工,还种着地,一边照顾着瘫了的闺女。


  几百块钱对普通人家算不上啥,但对他家来说,还是挺多的,因为他一直还想着攒点钱带闺女去大医院再看看,毕竟才十八九岁,正是好时候……


  说得我都掉眼泪了,拍着胸脯要帮大爷“讨回公道”。


  可我没想到,那个小城根本不讲究什么“公道”,只在乎跟谁关系好就罩着谁。


  我选题报上去就被毙了,更有意思的是,村干部马上得到了消息,冷笑着跟我说:“我认识你们报社领导,还认识更上面的大官,派你来让你写啥就写啥,一个刚毕业的小丫头,你最好懂点规矩!”


  我一看他这么嚣张,竟然莫名兴奋,心想终于能整个大新闻了。


  但年轻的我毕竟还是“图森破了,根本发不了。


  这些小报领导,每天腆着大肚子四处吃喝,勾肩搭背地进出着洗浴城,一次次粉饰着虚假繁荣,却没有一次肯在百姓有事儿的时候正经出一次头。


  我突然对当时所处的圈子感到厌恶,所以加倍努力地远离了他们。


  直到我后来自己做了主编,我都忘不了当初那个圈子里的人带给我的认知伤害。


  我不止一次告诉自己,你不努力,就活该跟你厌恶的人整天混在一起。

031


  经常参加饭局的人,总会在饭桌上碰到大家举着酒杯互相敬来敬去。


  你起初可能特不习惯:这些人怎么这么多事儿!就不能坐着好好吃顿饭啊?


  你以为这些人是来好好吃顿饭的?


  大家是来混圈子的啊:交换信息,提升人脉,互相拍马,绑架利益。


  你不喜欢?


  那就先让自己强大到岿然不动、爱谁谁吧。


  前段时间参加一个作家的饭局,有出版人,有平台老大,也有身价参差的各路作家。


  大家觥筹交错,互相点评,表达欣赏,呼吁结盟,你方敬完我再上,总之整顿饭都没闲着。


  只有一个人,坐得特稳当儿,一个劲儿地闷头吃饭,其他啥都不管,他是一本经典小说的知名作家。


  桌上甚至有人啧啧称赞:“最欣赏老师这一点儿,实在!”


  饭后我们一起打车回酒店,等车来的时候,他像个小朋友一样蹲在地上笑嘻嘻地说:“嗨,我最不擅长场面上那一套了,也管不了那么多。”


  换做是我,是你呢?


  一群领导、大咖都在,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喽啰在那闷头只顾吃饭,连个酒杯都端不起来,别人会夸你“实在”吗?


  不会啊,你只会落得一个“不懂事儿”的臭名声。


  为什么啊?


  因为人家成名了,而你没有。


  因为人家有过硬的作品帮自己发声,而你没有。


  你厌恶穷不择路、见利就争的嘴脸,为什么还要继续跟这种人接触?你看不起不求上进、挑拨离间的人,为什么还是要笑着假装自己不在乎?你不喜欢酒场逢迎、繁文缛节,为什么还是陪着笑脸迈着脚步?


  你不敢任性,你不敢翻脸,因为你,得罪不起。


  所有的任性,都有对应的代价。

04



  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数》里这样写道:


我相信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经历:傍晚时分,你坐在屋檐下,看着天慢慢地黑下去,心里寂寞而凄凉,感到自己的生命被剥夺了。当时我是个年轻人,但我害怕这样生活下去,衰老下去。在我看来,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当我读到这里的时候,我想到了那些跟一些人鬼混在一起暗无天日打游戏的无望,想到了自己为了讨个人缘而去假装很愿意跟一些人去逛街的慌张,想到了无数个被虚无填满强颜欢笑的荒凉。


  我没有更好的路径,每当我厌恶所在的圈子,就会努力让自己变得有选择。


  可能你也是。


  人民网微信面向网友征集夜读稿件,收稿信箱为peoplewx@people.cn,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大家都在看


夜读 | 朋友圈之外,才是真正的生活


夜读 | 你在孩子身上偷的懒,都会变成最深的遗憾


夜读 |  活在别人嘴里那么多年,你也很累吧


者简介:初小轨,山东水瓶女一枚,小说、随笔作者,长篇小说《折腾到底》正在热卖中。公众号“好姑娘” ID:moixiaogui,微博:@初小轨)



主 编丨杨鸿光 编 辑丨张素玲






首页 - 人民网 的更多文章: